汽車產經網

當前位置:汽車產經網 > 正文

【昊昊下午茶】對話豐田董長征 向“三好學生”提問|汽車產經

在大家認為豐田已經足夠好時,我的心里卻依然有些疑問。

文 | 陳昊 黃持

在采訪豐田汽車(中國)投資有限公司執行副總經理董長征的前一天,我恰好和幾位車企與媒體朋友閑聊,大家都認為2018年表現最好的車企是廣汽豐田。的確,在這個車市“寒冬”里,11月銷量同比增長31.5%,豐田整體也同樣保持了超過20%的增幅。

似乎看起來在2018年依舊是那個令所有人羨慕的“三好學生”,但在大家認為已經足夠好時,我的心里卻依然有些疑問。

豐田章男社長在2011年就說過“中國最重要”,強調了的“現地化策略”,但似乎在接下來的7年里并沒有什么動作,的本土化戰略是不是只是口號?

小林一弘上任僅一年便被上田達郎接替,7年時間里中國更換了4位董事長和6位總經理,為何會有這樣頻繁的人事變動?

在智能網聯全面鋪開的2018年,車型卻連CarPlay都尚未搭載,而“古老”的G-BOOK也早被忘記,的腳步是不是慢了些?

社長在今年3月曾到訪中國,體驗了共享單車,在感受了中國互聯網科技創新的氛圍后,2018年是否會成為加速改變的起點?

7年布局緩慢,豐田如何證明中國最重要?

11月銷量數據發布后,的增長速度在合資品牌中名列第一,而在中國市場份額的增幅也名列前茅,但可喜成績的背后,我們仍應該看到整體體量與市場領先者的差距,無論是車型投放還是產能布局,在中國的成績并不能與大眾日產相提并論。

在7年前,就曾說過“中國最重要”。但相比在中國推出了朗逸寶來等多款本地化車型,東風日產推出了自主研發的車聯網系統,似乎并沒有太多行動來證明這句話。

有人說,相比倚靠中國市場,的全球市場布局更加均衡,但若過去更努力一些,或許現在會有更好的成績。

汽車產經:很多人說今年在銷量上的表現很好,特別是,但是我們也注意到同比大幅增長的背后是去年相對偏低的基數。

另一方面,像這樣和體量類似的車企,中國銷量占據了全球市場的一半,而的這個數字僅僅是八分之一,包括100多萬輛的產能布局,也和近600萬輛的產能有著很大差距。所以您怎樣看待今年的銷量增長?在中國市場的戰略規劃是不是有些保守呢?

董長征:如果有寒冬,我們也只是身邊早就準備了一床被子而已。今年取得比較好的形勢,還是得益于一豐和廣豐同事的努力,同時也得益于TNGA多款產品的導入,也得益于這幾年一直在品牌端的努力,這幾年我們持續不斷地在做品牌提升的工作。

我個人的夢想就是要讓中國的年輕人喜歡豐田品牌,喜愛程度回到上世紀80年代時,中國人對豐田品牌的喜愛度。

但這個業績里也蘊藏著我們不足的地方。以現有的節奏面向未來是不行的,需要改進,而且有很大的改進空間。如果我們能早些布局,產能規模更大一些,可能今年的銷量也會更多一點。

汽車產經:在我們媒體看來,在中國的地位和在全球的地位是不匹配的,那么未來在中國會有怎樣的動作?

董長征:首先我認為在全球的布局是很好的,具備非常均衡的市場布局,這在全球車企中也是首屈一指的。而未來增長的潛力市場毫無疑問是在中國。豐田章男社長曾說,面向未來的智能互聯領域、新能源領域以及其他新技術方面,中國是領先的。他還說豐田應該加快在中國的發展,把更新、更先進的技術導入。同樣,我也認為這比單純地擴大生產規模更有價值。

汽車產經:在2011年時,中國研究中心TMEC的工程奠基儀式上,用中文說:“中國最重要”,強調了的現地化策略。但是似乎在之后的幾年里,的動作并不多,這方面是不是有所缺失?

董長征:這的確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,我們距離中國市場和豐田社長對我們的期待都還有很大的距離,你的批評是對的,還有很多空間需要我們去改善。

反思過去的工作,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定位中國市場的問題,現在認為中國是最具潛力的市場,而且在一些新的領域是領先全球市場的,因此開始加快布局,當然從過去幾年的規模上講,與友商還有很大的差距。

但其實在TMEC成立后,我們也做了一些事情,包括TMEC主導了卡羅拉雷凌混合動力系統的國產化,而技術是所有新能源車技術的根基,有了這個以后,我們才能在未來推出包括插電混動、純電動甚至氫燃料電池車。

7年四任,為何人事頻繁變動?

不久前,中國宣布上田達郎和前川智士將于2019年起分別擔任中國董事長和總經理,接替目前身兼二職的小林一弘,而他僅僅在這個職位上待了一年。其實,從2011年起,中國的主要領導就經歷了頻繁的更迭,董事長職位歷經了佐佐木昭、大西弘致、小林一弘和上田達郎四任,總經理職位也更換了六人。

早在幾年前中國人事變動的新聞里,我們就能看到“加快在華決策速度”這樣的字眼,但頻繁的變動似乎也影響了在中國的節奏。

汽車產經:中國這么頻繁的人事變動背后是什么原因?

董長征:這樣的變化是豐田不斷適應中國市場,尋找合適的組織架構的過程。上田先生長期在社長身邊工作,現在也是全球人力資源本部長,同時兼任中國和亞洲地區本部的本部長。

他也曾告訴我,社長這樣任命,是考慮到他作為人力資源本部長,更了解內部哪些人適合在中國發展,可以把更合適的人才安排到中國區域來工作。而如果要在中國有一個大的發展,人才是非常重要的。我認為合適的人干合適的事,這個可能是社長要考慮的問題。

面對新能源,豐田不能賭博

從1995年至今,已經銷售了超過1200萬輛混合動力汽車,在這個與新能源的故事里,技術是絕對主角,但在中國市場,面對新能源推廣政策對純電動汽車的傾斜,還沒有產品推出。

其實并非沒有技術積淀,早在1997年就曾在中國試驗純電動車,但始終認為才是一切新能源的基礎,未來的動力形式依然存在很多不確定性,而是不能賭博的。

但“倔強”的,也正在為中國市場做出著改變,符合政策標準的插電混動版馬上到來,純電動奕澤和C-HR也將首先在中國市場銷售。而在引以為傲的技術上,也開始變得開放。

汽車產經:在2019年會在中國推出的插電混動版車型,這是為適應中國新能源推廣政策而做出的選擇嗎?

董長征:有政策的原因,也有我們自身發展需要的原因。發布過一個“環境挑戰2050”計劃,到2050年時要達到二氧化碳零排放的目標。因此我們未來所有的產品平臺,都不單一是燃油車,而會包含多種動力形式,到2020年我們還會首先在中國市場推出基于和C-HR的純電動SUV

汽車產經:技術一直處于領先地位,但之前一直比較封閉。今年有一些消息說會和吉利合作,開放技術,是不是在思路上發生了轉變?

董長征:我們總結了發展的經驗,認為合作是非常重要的。目前正在被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所接受,如果我們可以尋找更多的同業者,讓更多企業加入的行列,對油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降低都會有所促進。所以我們不僅在混合動力方面,在其他新技術領域也希望可以尋找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,共同推廣新技術。

汽車產經:在2017年底,聯合多家日系品牌,共同開發通用架構,這是否意味著向純電動路線轉變?您認為未來在新能源汽車發展中,純會扮演怎樣的角色?

董長征:其實從事純電動的發展很早,早在1997年就曾在廣州汕頭與國家科委一同試驗,只是我們認為是未來一切新能源的基礎,需要積累技術和經驗,為未來做準備。

始終認為,面向未來其實有很多不確定性,基于這種不確定性,、插電混動、純電動、氫燃料電池車和燃油車方面,都在同步開展研發和創新工作。未來氫電并存會持續很長時間,我們可以創新、可以拼搏,但對于一個年產上千萬輛規模的企業來講,是不能賭博的。


十年前有G-BOOK,十年后有什么?

智能網聯的到來正在讓汽車行業發生著劇烈的變革,甚至連都喊出要轉型出行服務公司的口號,在進博會上的展臺也描繪出未來出行的美好愿景。

但回到現實,無論是智能車機還是自動駕駛,都不是話題的主角。面對中國市場層出不窮的智能車機,十年前引領潮流的G-BOOK已經被人遺忘;面對Waymo、Apollo的大規模路試,的新聞還停留在建立研究院。

不過隨著社長今年來到中國,體驗了共享單車、手機支付等移動互聯網的創新氛圍后,已經深深感受到這種變化,也說到:“我們認識到了落后,我們就不會落后。”

汽車產經:這幾年中國行業發生巨大變化的背景就是智能和網聯,今年各個車企的發布會也都在談這種轉變。包括社長在CES上也提出“Mobility for all”的口號,從制造轉向出行服務,這也被很多人認為是的重大轉變,是這樣嗎?

董長征:是的,包括在內很多車企都說要向出行公司轉型,也往前走出了一步,不僅在CES上發布了e-Palette,還在上海進博會上展出了我們對移動出行的理解。

我們描繪了在未來智能網聯的環境下的場景,老人早晨起來后有機器人為他掃描身體狀況并上傳云端,他的主治醫生和家人都可以通過云端來了解,而如果需要康復,通過APP便可以召喚e-Palette平臺下的醫療設備上門。

這個服務的范圍是超越目前滴滴這種性質的,我們把“Just in time”變成“Just in time service”概念,可以通過大數據計算,知道你未來在什么時間需要什么服務。

汽車產經:但目前中國消費者所能接觸到的車,在智能網聯方面走得并不靠前。要知道中國目前在車聯網方面是走在全球前列的,但我們對的印象似乎還停留在G-BOOK上,G-BOOK算一個車聯網系統嗎?

董長征:十年前算,那時還是有前瞻性的,但是現在在這個領域,我們需要追趕。今年豐田社長曾到深圳體驗了共享單車、微信支付,感受中國創新的氣氛。分公司辦了一個活動叫 Shanghai Show,總部來華參觀學習的人數大幅增長,以前都來看4S店,了解市場,但現在都會去新能源車體驗館、體驗無人超市、共享單車、電子支付這些新技術,感受中國社會的變化。

豐田已經深深感受到這種變化了,接下來就是要追趕。我們認識到了落后,我們就不會落后。

汽車產經:在自動駕駛方面,和電裝、軟銀等企業合作開發自動駕駛技術,但相比谷歌的Waymo、百度的Apollo等企業,我們沒有看到進一步的動作,包括大規模的道路測試等等,能否透露目前進展如何了?此外,TRI、TRI-AD等研究布局都位于美國和日本,但在中國沒有太多自動駕駛的投入?

董長征:社長也認識到中國在這方面的領先地位,因此我們也與包括清華大學在內的一些學校和研究機構展開了合作,我們也在規劃明年開始,將L4技術在中國進行路試。

而對于自動駕駛,我始終認為要認清目的,自動駕駛是為了減少交通事故的發生,增加駕駛樂趣。基于這個目的,這是一個與安全密切相關的技術,因此不能有任何疏忽和忽悠的成分,應該踏踏實實地研發,我們絕不贊賞利用“自動駕駛”這個詞去做任何市場活動。

一項技術如果不夠成熟,你卻把它過早、過度地宣傳,有可能會導致技術的夭折,因此我呼吁在自動駕駛方面,還是應該多做少說,用科學客觀的態度來看待自動駕駛的發展。


2018年、TNGA、二律背反

總結2018年,TNGA架構產品的鋪開,給消費者帶來更加年輕、更有樂趣的產品,也的確為帶來了可觀的銷量增長。而在董總看來,的2018年其實并不平凡,TNGA的意義,也遠不止消費者所看到的表象。

董長征談總結2018年豐田的關鍵詞

汽車產經:您怎么總結TNGA全面落地中國的第一年,給帶來什么變化?TNGA對的意義是什么?

董長征:TNGA的本質主要是豐田內部的變革,其目的是為了制造更好的汽車。有一個詞叫做“二律背反”,是指“相互聯系的聯眾規律之間存在的相互排斥現象”。對于而言,在設計里有很多矛盾的東西,比如燃油經濟性和動力性、車內空間和外觀設計、駕駛的穩定性和舒適性等等,這種矛盾在設計中往往很難兼顧。而TNGA要做的,就是要挑戰這個定律,把看似矛盾的東西統一起來,形成一個更好的汽車,這是豐田內部理念的一種變革。

汽車產經:總結2018年,的關鍵詞是什么?

董長征:我個人覺得關鍵詞是不平凡,這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。

首先,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,得益于此在中國能有今天的成績,非常感謝中國市場給予的機會。其次,今年是中日友好條約簽訂40周年,從這個意義上講,也在其中飽嘗了酸甜苦辣。第三,今年市場競爭比較激烈,因為我們過去連續多年增長,今年可以是第一次遭遇下滑,但我認為在2900萬輛的市場規模下,這樣的波動是正常的。另外,今年5月11號總理訪問了北海道公司,這是中國總理時隔20年以后,重返,對來講是一個莫大的榮幸,也受到了非常大的鼓舞。

汽車產經:在6月的全球汽車論壇上,您曾經說過消費者的改變讓變得“不正經”。我們理解是不是在設計上變得更加張揚、特立獨行?一直以來,我們也認為是中庸、實用的代表,但從今年開始,是不是風格發生了變化?

董長征:在年初社長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CES上提出,要從制造公司向移動出行服務公司轉變,意味著我們要從傳統的、一成不變的流程和理念中做出很大的改變,所以我開了個玩笑,說變得“不正經”。

進博會上,如果你看過的展臺就會明白這個詞的含義了,初看起來它并不像一個廠家的展臺,很多人在現場都感嘆,這是展臺嗎?這是展臺嗎?因為它所展示的內容是未來移動出行的場景,遠遠超出了汽車本身的范疇,這是非常巨大的改變。

寫在最后

其實,在身上“挑毛病”一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更何況在2018年這樣的成績之下。或許在很多人眼里這是“雞蛋里挑骨頭”,但從和的交流中,我們還是看到了銷量增長背后一個不一樣的,以及對問題的思考和改變的決心。

就像他說的:“認識到落后,就不會落后。”

相關文章
標致全新小型SUV騾車諜照曝光 或為全新2008

標致全新小型SUV騾車諜照曝光 或為全新2008

易車諜照 日前,我們從外媒獲得了標致全新小型SUV的騾車測試諜照。新車或為全新2008,并將繼續搭載3缸/4缸汽油發動機。如您拍攝到新車諜照請投稿至[email protected],如... 查看更多

汽車產經網 2018-12-27
拜騰將于明年1月CES展推首款量產車 配49英寸巨屏

拜騰將于明年1月CES展推首款量產車 配49英寸巨屏

易車訊 據悉,拜騰將于2019年1月美國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(CES)發布首款量產車最新信息,包括全新的前排設計和更多智能交互技術。首款量產車BYTON M-Byte保留了此前概念車上最引人... 查看更多

汽車產經網 2018-12-27
【昊昊下午茶】對話張寶林:三年內振興長安福特 | 汽車產經

【昊昊下午茶】對話張寶林:三年內振興長安福特 | 汽車產經

在汽車行業劇烈分化剛剛開始之際幡然醒悟,誰能說這不是“禍兮福所倚”?當為了走出困境而做出改變,持續堅持,誰又能預料它不能重現光芒呢?張寶林說,三年。 查看更多

作者:陳昊、于杰 2018-10-30
熱點排行
調查問卷
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结果